中心智库 数据检索 在线投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辛秋水:村民自治:国家重大政治改革和民主演习场
2017-10-22 10:17:51 来源: 作者:辛秋水 【 】 浏览:4258次 评论:0

——在华中师范大学的讲演

 

辛秋水教授


十几年前在北京“中国村民自治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我和张厚安同志坐在一起,我们两个交谈甚慰。记得我会上交流的论文题目是《从腾云村选举看乡村民主》,他同我在“科学必须试验”的观点上达成了共识。厚安同志长期关注三农问题,主张“理论务农”,当时我们有相见恨晚的感觉。1996年底,厚安同志在湖北省委主要领导的支持下,选择了黄梅县水月庵村建立了村治研究基地,进行村民自治试验。这个研究基地临近安徽省岳西县,我们彼此可以就近相互观摩、相互交流经验。随后不久,他又邀请我到黄梅县水月庵村实地考察、学习。我们因为村民自治事业而相识、相知,并因为共同致力于村民自治事业而成为亲密的朋友、友好的兄弟,彼此开会大家都会到场,后来华中师大又聘请我做兼职研究员。厚安同志和徐勇、项继权等人凭借个人的卓越才华和华中师大雄厚的研究力量,以华中师大的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为载体,深入农村基层进行研究,吸取丰富的调查经验,在中国的三农问题,尤其是村民自治问题上提出了许多珍贵的意见,也做出了许多可喜的成绩,终于创造了一番令人瞩目的成就。现在华中师大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在三农领域已经成为全国最大、最有影响、最有权威、最有实力、最有贡献的研究基地之一。我为你们的成就感到自豪,为你们的奉献感到欣慰。因为我们有同一个目标,即以村民自治为起点,推进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事业,我们有同一个理念,就是理论联系实际,理论来源于实际,又返回实际,实际丰富理论,理论指导实际。所以说我们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战壕里的同志。

民主既不是目的,也不是手段,它是人的基本权利。民主是人类文明的主要标志,也是中国人民近一百多年来不怕牺牲、前赴后继所追求的梦想。它是植根于一定社会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但是民主的实现和实现形式不是任何人的主观意愿所能决定的,它必须根据国家、地区的社会经济、文化现状等各种条件来建立。1987年,由彭真同志主持的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宣布在中国广大农村对村民委员会实行民主选举、民主管理、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按照彭真同志当时说的“把一个村的事情管好了,逐渐就会管好一个乡的事情;把一个乡的事情管好了,逐渐就会管好一个县的事情,逐步锻炼,提高参政议政能力”,由此上延,在保持社会经济持续发展的条件下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民主化,就是一条适应中国国情、民情的正确、可行之路,彭真同志当时还说这是一项“国家重大政治改革”。这是渐变的,而不是突变的,避免了世界许多国家由封建的或者是集权的政治向民主政治转轨所出现的破坏力。

彭真同志又说,这是“一场演练”。是的,在一个封建皇权传统深厚的国度里,人民,特别是广大农民中积淀着“皇权至上,臣该万死”的文化传统,民众实现当家做主必须经过无数次的演练才能培养出民主心理、民主习惯、民主的参政议政能力,创造出民主的氛围、民主环境,从而奠定民主制度的牢固根基。

没有这条,猝然实行国家的民主化,也就是实行多党政治,三权分立,那么民主就可能变成坏东西,这就会造成社会动荡,经济社会发展中断。因为,在广大民众还没有民主觉悟的条件下,民主二字就可能为一些政客、野心家所利用,带来社会动乱。孙中山先生40年的奋斗没有实现他在中国建立民主政治的美好理想,临终时才觉悟到一点,也就是他在遗嘱中所说的一句话,“积40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

彭真同志所说的村民自治是“演练”,也就是说村民自治是实行民主的大学校,就是“唤起民众”,没有这一条,“国家的重大政治改革”就成为一座没有根基的大厦,势必会坍塌下去。

198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颁布,我国农村开始了基层的选举制度,期望慢慢走向民主的道路。然理论必须植根实际才有生命力,乡村民主必须植根于乡情。那么中国的乡情是什么呢?其中一条便是,农村社区比城市社区人口流动率低,农民数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在一个地方聚族而居,如此这般一个社区内便布满了家属和亲戚的血缘网络。同样,由于人口的流动率低,邻里之间往往由于生产生活间的矛盾而形成许多门户之间的恩恩怨怨。村委会选举中普选的方式,很容易受血缘和恩怨关系影响,选出一个血缘很近或是矛盾重重的班子。继而导致村委会难以健康、正常、有序地工作。20年来许多瘫痪或半瘫痪的村委会都存在这样的情况。

“组合竞选”是我们根据在农村22年的实践经验总结出来的一种选举模式,它是秉承《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一条“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的精神建立起来的。运用村民自主推荐、自荐并自主投票选举候选人及其候选班子的方法,结合差额选举的模式,来决定最后的村委会领导班子的归属。它充分体现了民意,也发扬了民主的精神。因此每一次的选举活动都是一场生动活泼的民主教育,而竞选就是最好的民主演习场。

根据“组合竞选”在安徽省近二十年、七个县市近一千个村的实验结果证明,这种选举模式十分适合我国农村的现状。它不仅解决了我国农村选举长期存在的问题,带来了一个优化的、有能力、有凝聚力、具有包容力、既民主又集中的村委会班子,而且还加强了基层农民的民主意识和公平竞争意识。2005年1月21日《人民日报》在重点版面报道了岳西县农村“组合竞选”村委会的事情。这说明“组合竞选”的影响已经开始从安徽走向全国。甚至有专家认为,“组合竞选”对于类似于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经济欠发达地区,都存在普适性。

2005年,全国政协会议通过了原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全国政协常委卢荣景,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社会学家邓伟志《关于扩大村委会“组合竞选”的试验》的提案,从而更进一步地推动了村委会“组合竞选”的试验范围,安徽省灵璧县307个村和岳西县全境农村村委会在当年,完全实行了村委会“组合竞选”,其成功事例为《人民日报》、《新京报》等全国各大传媒所广泛报道。安徽“组合竞选”引起了中央高层领导的关注,2005年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中,中共中央财经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公室副主任、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段应碧,在2005年海南“中国农民组织建设国际论坛”听取了关于村委会“组合竞选”的介绍,并且在总结发言中充分肯定了村委会“组合竞选”的优势。他说“辛秋水讲的‘组合选’是很管用的,乡这一级希望村成为他的下级,执行他的任务,因此他希望干部必须是听话的,必须是努力奉行完成任务的,必须是镇得住的。可是让农民选就是要能办事公道,能够带领他们致富的,这两个要求不一样的,就把我们村干部夹在中间,这就可能会形成大家对选举有比较急促的希望。我觉得可能会产生倒逼机制。如果村民自己选,乡政府就有退路了,抵制上级领导的任务就有退路,这个要逐渐的,快不起来,只能慢慢往前推进……”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向中央提出十八条建议,其中的第六条建议“采用‘两票制’和‘组合竞选制’等有效措施,增强村级组织的‘草根性’”,充分肯定了“组合竞选”的民主意义。

毛泽东同志说过:“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这个历史永远不会完结。……人类总得不断地总结经验,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ZW(〗《毛泽东著作选读》,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45页。〖ZW)〗人们只有走进了自由王国,才能释放出巨大的潜能,极大地提高自己的创造性。在此,我向华中师大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表示感谢,感谢他们召开了这么一次规模盛大的学术会议来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颁布二十周年,相信这次会议将对促进我国村民自治事业更进一步的发展具有重大的影响。

 

 

2006312日,举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颁布二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之时,

为张厚安教授和辛秋水教授八十寿辰祝贺


------------------------------------------------------------------------


为真理献身的辛秋水


安徽出了许多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群众利益,敢为人民利益直言的人。他们眼睛向下,沉到社会底层,深入调查研究,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建议,许多都被采纳。他们九死不悔,为真理斗争,为党的壮丽事业竭忠尽智。辛秋水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是真正的爱国者,人民的儿子,优秀的共产党员,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一)

早在解放前,辛秋水在国立安徽大学读书时,就背叛了自己富裕的家庭,投身于革命洪流,在地下党领导下,在安庆搞学生运动。1949年,他在北京中苏友好协会总会工作时,曾对协会重大方针性问题提出改进建议,写万言书给刘少奇,得到了赞赏和肯定。几十年来,他的所有进言都紧紧转绕着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爱党、爱祖国、爱人民,然而在那极左的年代里,却招致过不幸,历尽坎坷,但他无怨无悔,勇往直前!

二十二年的坎坷并没有磨平他生活的勇气和对党的事业的执著追求。他充分利用时间,在劳动之余,潜心研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经典著作。他往往读完一本书后,放声长笑,甚至开怀大笑,因为通过刻苦读书和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使他看清了事物的本质。1989年秋天,于光远欣然命笔给辛秋水书题一幅字:"看清了事物的本质,就对什么事情都笑得出来。这既是智慧的表现,也是力量的表现。笑是智慧,笑是力量。同时,笑对健康的作用,医学家早有定论。因此,笑也是健康"。

辛秋水在改革开放的二十年来,他是怎么生活的呢?干了些什么,又干出了什么重要的成就呢?

因为辛秋水的右派问题具有典型意义,1979年胡耀邦亲自抓了此案,当面宣读了平反决定。因为辛秋水是安徽人,对安徽有特殊的感情,所以他平反后不愿意留在北京工作,坚决要求回到安徽,被分配到安徽省社会科学研究所(即现省社会科学院)。此时,他已到了知天命之年,他一上岗,就申请要下去搞调查研究。辛秋水说:"我将自己的科研价值取向定位为:深入社会最底层,探索社会新动向,提出解决社会问题的可行性方案;充当人民的喉舌,反映群众的愿望,及时总结社会发展中的新鲜经验,作为决策部门的施政参考,努力实现智力和权力的结合。"实践表明,他的这种研究价值取向是正确的、有效的。他撰写了各种调查报告、论文200余篇,主编了《中国农村社会学》一书,在国内首先提出"扶贫扶人,扶智扶文"的文化扶贫与村民委员会"组合竞选制"的新思路,进行了长达十年的实验研究,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影响,中央和省委以及国内外学者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中共安徽省委原书记卢荣景与辛秋水结对扶贫,在江淮大地上传为美谈。

1998年10月7日,辛秋水赴香港参加在香港中文大学召开、有海内外学者参加的《大陆村级组织建设学术讨论会》,主持人宣布:授予资深学者辛秋水研究员"终身成就奖"。

(三)

1980年11月,辛秋水针对在内外开放、搞活经济新的历史条件下所出现的腐败现象的苗头,撰写了《当前国家干部贪污、行贿之风严重》的警世调查报告。当时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张劲夫和第二书记顾卓新将原稿转到党中央后,引起了胡耀邦的高度重视,并批给中央纪委,公开号召广大干部、党员和群众坚决同这股歪风邪气作斗争。

不久,他便被省委派到滁县地区参加打击经济流通领域严重犯罪斗争的实际工作。

社会科学工作者不但要研究社会而且更要参与社会,这是辛秋水的研究准则之一。他勇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敢于同邪恶势力作斗争,为受屈的老百姓鸣不平。《新恶霸侯鸣放》这篇调查报告,通盘托出了新恶霸的累累罪行,刊于1986年1月24日《农民日报》,认为文章伸张正义,充当了人民的喉舌。此前,辛秋水就写过揭露侯鸣放的文章,被《安徽日报》"评报"誉为一首"正气歌",获1985年全省报刊新闻一等奖。

(四)

最近十年,辛秋水的工作重心主要转移到文化扶贫与村民自治选举制度的研究和实验上来。

深入广泛的农村调查使辛秋水悟出了一个道理:贫困,表面上看是经济性的、物质性的,而从深层剖析,则是社会文化的因素起着作用。单纯的资金投入或物质扶持的"输血"办法已经证明不可取,也不可能建立起有效的"造血"机制。要想彻底摆脱贫困,扶贫方式还必须实现从扶物到扶人的根本性转变,抓住形成贫困的关节点--人的素质问题做文章,以提高人的素质为中心,走"以文扶贫,扶智扶人"的文化扶贫新路。

为了检验自己提出的这一文化扶贫新认识是否正确,辛秋水选择了位于大别山经济文化落后、交通闭塞的岳西县莲云乡蹲点进行试验,得到了省委书记卢荣景的支持。

他的办法是建立乡村科技图书室、贴报栏群和实用技术培训中心,藉此来提高当地群众的科技文化素质,启动民智,开发潜能。他还认为对干部依法进行民主选举,实行真正的村民自治,已是当务之急,进行了试验,取得了成功。《中国社会报》、《安徽日报》、中央和安徽省的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先后作了报道,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中国农村的实际表明,"温饱"和"民主"是农民的两大基本权利。实际上这就是在把经济自立权还给农民得到温饱的同时,如何来保障农民经济权益的问题。村民自治是中国农民应当享受的权利。

中国农村,农民大都是世代祖居一地,由于这一基本特点,村民之间遍布血亲网,存在着家族或血缘关系;由于这一基本特点,某些邻里、门户之间往往世代冤仇,见面就眼红,说话就顶撞。如果平行选举村委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一些血亲很近的人,如父子、兄弟、郎舅等很可能同时选到一个村委会班子里,这固然不妥,违反了近亲回避的原则,而把世代冤家对头的人选到一个村委会班子里,更无法工作。

鉴于这种情况,辛秋水坚持自己的观点:采取"组合竞选制",就能避免这种弊端。他的做法是:首先由村民推选村委会主任候选人,由这些候选人自己提出村委会组成人选名单,在"竞选大会"上,他们在发表"竞选演说"的同时,公布自己提出的村委会组织人选名单。为了争取村民的信任,他们就不会把自己"九亲六族"拉进来,更不会把名声不好的人作为自己的"竞选"伙伴,否则,他会失去村民信任、丢失选票。当然,他们也不会把同自己谈不拢的人提名进来。这样,无论谁当选了,他都能团结村委会一班人,大家拧成一股绳,带领广大村民致富奔小康。

辛秋水在莲云乡进行的两项试验(文化扶贫和村委会"组合竞选制"),均获成功,省委、省政府决定在全省进行重点推广,在江淮大地上绽开怒放。

1997年,在北京召开的村民自治国际学术研讨会还将村委会"组合竞选制"列为大会的一项主题。辛秋水作了专题报告,大家认为比较规范、可行,符合中国农村民情,值得大力推广。上海社会科学院与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在合肥联合举办了"安徽省文化扶贫与村民自治研讨会"。会议充分肯定了"组合竞选制"对村民自治的重大创新意义。人们相信,"组合竞选制"这一"草根民主"形式必将在中国广袤的农村大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文化扶贫与村委会"组合竞选制",是辛秋水运用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对中国改革开放中出现的农村新问题的具体探索。辛秋水的探索一直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因为五四运动以来,近代中国优秀知识分子宣传和倡导的两大主题就是科学和民主。文化扶贫实质上是倡导科学,而"组合竞选制"的本质乃是实现民主。

(五)

1983年,全国刑事犯罪十分猖獗,其主要部分是青少年犯罪。辛秋水就当时青少年犯罪严重破坏社会治安问题到合肥市东城区进行社会调查,写了一份《关于当前青少年犯罪问题调查报告》。提出了对青少年犯罪的社会综合治理方案:一是严厉打击;二是多方疏导;三是实行单位、学校、居委会和家庭对青少年犯罪的联合责任制。这份调查报告由省委、省政府转到中央,送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以上负责同志参考。不久,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了《关于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

辛秋水一向主张,社会科学研究工作者应当到沸腾的现实生活中去反映现实,研究现实,为国家的改革和建设的实际服务。但是,某些社会科学研究机关在学术职称评定中,存在着脱离实际、抄书、空论的倾向,并且贬低、排斥对现实研究的成果,嘲笑调查研究为"简单劳动",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下里巴人"。但辛秋水始终认定,必须时刻倾听广大群众的呼声,反映客观事实和历史的要求,充分考虑群众的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认真总结群众在实际斗争中的经验和教训,以此作为我们理论思维的源泉,舍此别无他路。

早在1984年,他在肥西县农村调查时,就发现在包产到户以后,广大农民群众都不同程度地富裕起来,但却有一部分农民处境艰难,这就是农民中的"单身汉户"。这一部分人原来在生产队里都是干重活,所谓"挑大梁"的,工分比一般劳动力高,又无老弱负担,生活还过得去,实际上他们还负担着供养生产队里劳力少、老弱多的透支户生活。但是,包产到户以后,单身汉户的情况发生了相反方面的变化。他们同普通社员分得了同等的一份二亩左右土地。田里犁耙栽种的农活不够他们两天干的,因为他们一般有简单的单项劳动本领,如犁田耙地、挑抬等,缺乏多种经营的技能。由于无后勤劳力,"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连猪、鸡都无法饲养,发展副业谈不上,收入就相对较低。物质困难造成他们精神不振;而精神不振、前途悲观又挫伤他们对生产劳动的积极性,形成恶性循环。他们单门独居生活,无妻子儿女的关怀,在穷极无望之时,易于铤而走险,造成了单身汉户犯罪的高比率。

在调查中,辛秋水对此作了深层分析:单身汉户的形成,还与农村男女性比例失调,与农村妇女婚姻梯形流动相关(即贫困地区妇女嫁富裕地区,富裕地区妇女嫁到城郊,城郊妇女嫁到城里)。更应值得注意的是,那几年农村和城市一样,实行一刀切的"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农民因无社会保险和生产方式落后,必须依靠男劳动力为支柱,加上农村还存在着重男轻女传统观念,造成了农村溺杀女婴之风。这种种情况将使"单身汉户"的后备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来愈扩大,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消极因素。为此,辛秋水写成《农民单身汉户问题值得重视》的调查报告,尖锐地提出上述问题,受到省委和中央负责同志的高度重视。胡耀邦、万里均作了批示,并在1984年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科研成果评奖中被评为一等奖。调查报告能够获一等奖,此举为理论研究评奖文章之拓宽开了一个很好的先例。

(六)

看了上面这些材料,有些读者也许要问,辛秋水这位历经磨难却执著追求的驱动力是什么?作为一个具有正高职称的资深学者又是年迈之人,为什么不在城市里听听音乐、写写诗词、享享清福而偏要到贫困的大别山区(至1994年他就曾经十进大别山),与生活十分贫苦的山民一起滚稻草呢?为什么不在书斋里写写"阳春白雪"的"高档次"的理论文章,而偏偏要去干预社会生活的焦点而且常常去得罪人呢?为什么他明明知道腐败现象沉积很深、不易冲倒而偏偏要去碰硬呢?答案只有一个:他的理念十分坚定--共产主义一定要实现!尽管前进的道路充满险阻,布满荆棘,但马克思主义早已暗示的人类社会发展的最后阶段--共产主义的实现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因此,他始终自觉地为了壮丽的事业而奋不顾身去战斗。况且,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不是孤军奋斗,我是与群众的心息息相通,与老百姓紧紧团结在一起的,又有各级党组织的支持,还有许多肝胆相照的朋友的帮助。"诚然,真理要靠许许多多的人们去斗争,去捍卫,去发展。辛秋水的最可贵之处,就是他自1947年以来的半个多世纪矢志不渝地为真理而拼搏!所以,许多了解他的人,都认为辛秋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无私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兹恭录一些社会知名人士书赠辛秋水的名句:赖少其1980年写出:"长江水落终有日,石出无瑕照汗青"。张凯帆写出:"甘载风尘为报国,丹心一片贯千秋"。袁振1984年写出:"知君尝遍秋荼苦,更识人间直道难。风雨难摧少年志,钢窗不改旧时颜。从来铁肩担道义,自古文章妙手传。五十莫言知天命,新程万里路颠连。"项南写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欧远方写了四个大字:"掷地有声!"跋文为"秋水同志互勉,虎年春雷声中"。

我以为,上述诸同志为秋水同志书写之题词、诗句,均是对这位功勋卓著的研究员实事求是之评价。故记于本文之末,作为结束语。


11
责任编辑:dfzl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改革乡村治理:有效性与合法性的平.. 下一篇张厚安:三个面向,理论务农:社..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